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武侠情色  »  [采花行]
[采花行]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av在线 av视频 av网站 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欧美av 日本av 成人av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字数:75099字
下载次数: 137



 


  武林之中千变万化,江湖之上更是诡异百出,尤其是新近出现的「采花教」。 其神秘怪异之处更深深震撼了整个江湖。
 
  「采花教」顾名思义是个专找女性麻烦的邪教,在最近的半年来。由於该教 之中高手如云。已经打败无数的武林高手,更可恨的是只要是女流之辈,必定连 人一起劫走。
 
  黑风岭「风云山庄」的庄主追风剑客万花剑,是一位名满江湖的隐侠,今日 在「风云山庄」聚集了不少人,有各门各派的高手,也有各地的江湖豪侠,群雄 聚会,大家共同的目的,便是为了要商讨,如何对付那神秘的邪教「采花教」。 
  在大厅中,或坐或立著数十位江湖高手,庄主追风剑客万花剑当中而坐,手 抚他的玄铁剑说∶「诸位应当明白,今日的聚会是为了无恶不作的「采花教」, 请诸位商议应付之策」
 
  「庄主,在下乃武当三才剑,敝派有两位师妹不久前落入采花教手中,在下 提议九大派联合,一举出动精英围剿邪教,」三名武当派的年轻人,看似带头的 青年忿忿而言:「对,集中力量,用围剿的方法。。。。」不少人附和著。 
  追风剑客万花剑连忙挥著手说道∶「我也有此意,只是邪教行踪神秘无比, 至今仍无法查出他们的巢穴,更不知他们的首脑是谁,恐怕暂时无法围剿,唯有 先追查出邪教的老窝所在,然後再围剿。」经万花剑一解说,群雄顿时默然哑口, 追风剑客万花剑这才又说道∶「不过在下思考再三,到有一条可行之策」
 
  「好极了,请庄主直言」
 
  「在下这条对策其实只是「以毒攻毒」,我想在座的武林前辈都知道,在云 南山区中,有一座与世隔绝的万花谷,里面有一个在江湖中销声匿迹多年的万花 教,」
 
  「啊,万花教,庄主是想。。。」
 
  「大家都知道,万花谷无人敢入,尤其是男人,擅自进入必死无疑,不过在 下和万花谷略有渊源,因此想请万花谷的美女相助,用她们做饵,引诱采花教的 人出手,藉以察探他们的巢穴,再以九大派之力量,一举消灭这个邪教」
 
  「办法是好,就怕万花谷群美隐居多年,不易邀得她们出面相助,」华山派 掌门人九华剑皱著眉头说,追风剑客万花剑神秘的向他一笑,走近他说道∶「老 弟,这件事不用担心保证可行,实不相瞒,在下的内人乃是万花谷的门下女弟子 呢」
 
  「哦,原来——-」九华剑羡慕的说著,心中却想著∶「好小子,难怪他的 夫人又美貌功夫又高,原来————」
 
  这时早已入夜,群雄见商讨已经有了对策,遂一一向追风剑客万花剑告辞离 去,夜已深,山庄中除了守夜的弟子以外皆已入睡,在山庄的後园中,突然见到 了追风剑客万花剑的夫人张氏的身影,丰满的张氏匆匆的从他的香闺走到东面的 一座书房门口,咚,咚,咚,她细细的敲著房门,兹呀,一声房门已开,房门口 出现了一位英挺俊拔的青年,张氏急急一闪而入,房门「嘎」的一声又关了起来。 
  书房中,只见张氏一屁股就坐在那青年腿上,青年却一脸苦笑的半抱著张氏, 低声说道∶「乾娘,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万一被义父知道了,那~~」原来 这青年是追风剑客万花剑三年前收的义子——-万俊,「去去去,你别提他了, 你那个「没用」的义父,说到他我就恨」「自从嫁给他之後,不到半年,也不知 他练什么功夫,练的那「东西」愈来愈小,到现在一点用也没有了,哼,」张氏 愤愤的说「哎,乖儿子别在提他了,今夜,是最後一夜了,你义父决定派你去万 花谷,你这一去也不知多久才回来,而且万花谷中多的是年轻妖媚的美人,回来 後恐怕也不会再要我了,不过今晚你是我的」
 
  「你别再说了,快点解解为娘的馋吧,」说罢,张氏一把推倒俊虎在床上, 双手立刻去褪下俊虎的衣物,裤子一落下,俊虎的阳具顶天而立,张氏早已解下 内裤,又黑又肥的阴户早已渗出丝丝的淫水,沾的旁边的阴毛湿搭搭的,张氏身 手敏捷的跳上床铺,一把拉著俊虎的大肉枪,对准了肥穴,跨坐下去,滋,的一 声,贪婪的肉穴一下把俊虎的长枪齐根吃入——-
 
  随之而来的,是张氏熟练又迅速的套动,不愧是练过功夫的女人,套动的速 度的确是一流的水准,而且动作的准确度更是没话讲,每次退出时都刚刚好只到 龟头边缘,一来不会因为掉出来而停顿,二来俊虎的快感也不会间断,俊虎乐的 轻松舒服,只是偶尔挺一下长枪,配合张氏的动作,这一对畸恋男女,便在这书 房中掀起了充满灵欲的风雨,然而,真正的暴风雨,正从山庄外悄悄的飘进山庄, 黑暗的山庄,突然有十几个黑影越过了围墙,守夜的弟子还没来的及发出警讯, 已经一一被收拾了,最後这群黑衣人集中到大厅门口,追风剑客万花剑正坐在大 厅中沈思,一名高大的黑衣人,拿出一朵白花,猛然射向厅门。
 
  轰然一声,那白花竟惊人的撞破厅门,射入万花剑所坐的椅子,万花剑跳了 起来闪过白花,射向厅门,大喊道∶「何方狂徒,胆敢侵入本庄!」出了门外, 只听见带头的黑衣人,一阵阴笑说道∶「久仰风云山庄,追风剑客万大侠的大名, 在下「采花教」门人,特来领教,」「啊,「采花教」,」万花剑失声惊叫,万 花剑感到情况不妙了,回头向刚刚奔来的女儿急叫道∶「小玲,快带你母亲和庄 中所有女人离开,快,」「哈哈哈——-,逃不掉的,万大侠可曾听过,有哪个 「采花教」要抓的女人,能逃得掉的,哈哈哈——-」
 
  黑衣人怪笑著,万花剑气极骂道∶「恶徒,」回头又催女儿快逃,「哈哈, 雌儿统统给我拿下,男的全杀了」
 
  黑衣人一声令下,十几名黑衣人如老鹰捉小鸡般飞扑而上,现场一阵混乱, 到处是兵器交接声,混著女人哭叫奔逃之声,想不到这次「采花教」会先下手为 强,令风云山庄遭此劫难,在後院享受淫欢的一对,完全不知道前面已经天翻地 覆了,只见俊虎正用他的巨兽以「饿虎扑羊」的姿势猛插,张氏已是高潮阵阵, 心飞九霄了,就在俊虎将要忍不住,要与张氏共登极境欢乐时,耳边传来了小玲 的惊叫声,「娘,你在哪里呀,」「庄主夫人,快逃呀」
 
  张氏心神一惊,急忙穿好衣裤,奔出房来,「玲儿,娘在这儿,」人影一闪, 只见衣衫不整,秀发凌乱的小玲,哭哭啼啼的投入张氏怀中,「娘,我——我们 完了,是——-是「采花教」的人来了,」「爹和庄内的高手正在和他们周旋, 情况危急,爹要我们先逃,否则——」张氏略微一想,拉著女儿便往山庄後门逃 去,而俊虎也已整装好,抽出长剑,冲向前厅。
 
  俊虎只走到一半,便见两名黑衣人,分别抓著两名婢女,脱光了衣服,按在 墙上,由後面将阳具插入阴穴中,发出「滋,滋,」声的强暴著,「妈呀,」婢 女惨叫著,两女婢不过十五,六岁,人瘦小而肉穴窄浅,又未经人事,哪受得了 两个黑衣人的巨枪,惨叫几声後,两婢女便痛昏过去,而两名黑衣人却更痛快的 顶著嫩穴,两婢女的初血散布在黑衣人的巨棒上,更沿著两腿缓缓流下,俊虎看 得急怒攻心,一跃而上,一剑砍倒一名黑衣人,另一名黑衣人,急忙摔开直滴血 的婢女,闪身避开俊虎的剑,「哪里来的臭小子,胆敢背後偷袭,」俊虎不再理 会他,冲往前厅,一进厅门,心,便暗叫一声苦,原来他义父万花剑已倒在地上, 其他高手也都挂了彩,相继倒下,俊虎急奔到躺在地上的义父身边,只听万花剑 说道∶「俊虎——速奔万花谷——想不到~~唉~~取我的太阿——剑,还有~ ~这一份~~喔-喔-」万花剑无力的伸出右手,咽下最後一口气。
 
  俊虎不由泪下,向天发誓道∶「义父您安息吧,我一定会铲除邪教,重建风 云山庄,」他伸出手从义父紧握的右手中,抽出了一小团布条,打开一看,原来 是一份血书∶「敬禀万花谷主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何日大限将到岂能预料,今 立此书及太阿神剑以为信物命本门弟子前往求助,恳求於与大力调教,俾使以重 振本庄,为武林除害,追风剑客,万花剑,血叩」
 
  俊虎激动的看完血书,忙放入怀中,趁黑衣人不注意的时候,轻功一展,飞 也似的直奔万花谷,万花谷谷主,是曾在多年前名震江湖的凌波仙子,她成名多 年,但是年龄始终是个迷,因为她修习某种诡异奇功,外表始终年轻艳丽,貌美 如花,她除了人美艳无双之外,武功更是高不可测,自从退隐万花谷之後,开始 收徒,授以武功,她收徒的条件也别开生面,首要貌美如花,因此,武林中的豪 客,每人梦寐以求的,便是娶得谷中美女为妻,万花剑便是唯一的幸运儿。 
  俊虎只花了十天便找到了万花谷,谷口的花阵让俊虎确定他已经找到了,「 万花迷魂阵」是入谷的重要屏障,分为「万花阵」和「迷魂阵」入谷之人若不识 此二阵,必定被困在此二阵中,活活饿死或是狂乱致死,然而此阵法破解之道, 张氏早已告知,因此他毫无困难的便走过此第一阵,然而真正困难的是第二阵— —「迷魂阵」,
 
  「迷魂阵」其实便是由一群生动逼真的活春宫塑像组成,其逼真的程度,连 毛发,毛细孔,淫水等等都历历可见,在加上它配合的特殊阵法,专门惑乱人的 心智,因此,只要定力稍有不足心智立刻被迷乱,终究会发狂的陷入无边无尽的 高潮中,精尽而亡。
 
  然而,正当年轻的俊虎,无论如何,定力必定是不足以通过此阵的,不过, 张氏早为他想了条计策,那就是将双眼蒙上,只靠记忆中的路径走去,因此,俊 虎此时正蒙著眼走在阵中。
 
  俊虎走的很小心,然而终於不小心的,还是碰到了其中一个塑像,指尖迅速 传来了一片少女嫩滑肌肤的触感,引得俊虎心神一荡,差点就忍不住要拉开眼前 的布条,不过他终於还是忍住了,仔细想了想接下来该走的方向,继续摸索著走 去,不过,俊虎的运气实在不太好,他又碰到了第二尊塑像,这次比上次更刺激, 由於俊虎蒙上眼睛走路,因此两手不由自主的便平伸在胸前,可是好死不死的, 这双手这次刚好搭在塑像的双峰之上,双手恰可盈握的双乳,让俊虎真舍不得放 开,俊虎忍不住了,他开始疯狂的玩弄起手中的玉乳,而这双乳竟然如真人般的 渐渐变硬起来,俊虎此时已无法思考为何会如此了,双手更疯狂的往下游去,终 於来到阴户的所在,俊虎的手刚刚按上阴户,耳旁却传来一声女子满足的呻吟「 唉,啊~~~」
 
  俊虎的人一下清醒了,塑像再真也不该会呻吟啊,他迅速的扯掉眼前的布条, 睁眼一看,他无法置信的揉了揉眼睛,眼前竟然是一位美如天仙的妙龄少女,而 且这美艳的绝色佳丽身上竟是一丝不挂,他无法分辨自己是否已经被阵法所迷惑, 因为深藏心中的兽性已经爆发,他已经冲上前去,抱起她柔润娇艳的身躯,狂乱 的亲吻她的双峰,她的唇,她的腿,最後吻上了她的蜜穴,他的舌缠绕著她最敏 感的花心,迅速的舔著,「啊,~~~嗯~~~~」「快啊,唉~~喔~~~」 
  如仙乐般的呻吟声继续传入俊虎的耳中,钻入他的心底深处,掀起更狂,更 野,更原始的兽性,俊虎终於知道,他并没有发狂,眼前所抱著的仙女,的确是 如假包换的真人,他不知道为何仙女会在这里,更不知道为何仙女会一丝不挂的 让他抱住,然而,他也无暇去想了,此时的他只是一个原始的,急色的,充满兽 欲而急欲发泄的——男人。
 
  他粗鲁的分开她的双腿,一手扶著他的巨枪,腰一挺,跨下的巨兽便肆无忌 惮的攻入蜜穴的深处,不要说他不温柔,此时的他只是一头狂兽,疯狂的要把他 十天来,郁闷在心中的恨意,痛快的发泄出来,如此一来,可苦了这一位娇滴滴 的美骄娘了,细密娇嫩的蜜穴,在俊虎的疯狂攻击下,彷佛要被撕裂般的疼痛, 夹杂著被虐待的快感,小穴的充实感,是她许久未曾尝到的美味——「阳具」在 进出著,正如久旱逢甘霖,她很快的便攀上顶峰,爱液随著俊虎巨枪的攒刺,抽 插而飞溅开来,滴在周围的草地上,压得小草都不胜娇羞的低下头去,彷佛不好 意思见到这邪淫的一幕般,俊虎一把抱起她,站了起来,她的双脚缠著俊虎的腰, 肉穴顶著俊虎的巨大猛兽,让这旷古灵兽,人间凶器,更深更深的收藏在秘穴深 处,试图驯服他的凶性,然而,人间凶兽又岂是如此容易驯服的呢。
 
  站立著的俊虎,因为运力举著她,跨下的猛兽更见壮大,她只觉得,小穴愈 来愈紧,愈来愈紧,甚至连她因为高潮所带来的阵阵抽都没有剩余空间让它去达 成,她心,忏抖著想,她会被这头猛兽吃了,俊虎依然用尽全力的努力攻击著, 此时俊虎已经放下她,转进至背後攻击她那已饱受摧残,早已通红的嫩穴,狂乱 的俊虎,其实眼中已非眼前的仙女,而是一幕幕黑衣人逞凶的画面,他想用跨下 的凶器,一个一个的——戳,戳,戳,他要一个一个的让他们死在自己的巨枪之 下。
 
  由於淫液早已被这巨兽挤出肉穴之外,缺乏爱液的润滑,可怜的她,嫩穴已 经不只是红了,而是红得像要滴出血来一般,「啊,啊,啊,啊~~~~」 
  快乐的呻吟早已转为痛苦的哀鸣,初时的快乐欢愉,早被这头在他肉穴中於 取於求的恶兽所赶走,然而,再凶猛的邪兽也有筋疲力尽的时候,在最後的攻击 中,俊虎终於把他郁积在心底的恨意,完完全全的发泄出来,深深的射入这可怜 的仙女深处,他终於松懈下来,深沈的睡在她的胸口,而跨下的凶兽,也慢慢的 变成温驯的小绵羊,静静的躺在小穴的拥抱下。「喔,吁~~~」她深深的呼出 一口气,喃喃自语道∶「哪里来的好人儿呢」
 
  她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个问题,抱起他缓缓走回万花谷深处。。。。。。。。 
  俊虎迷迷糊糊的,不知过了多久时日,终於转醒,只觉得身心舒畅,浑身弥 漫著前所未有的劲力,俊虎缓缓的张开了眼睛,映入眼中的是一位面容娇嫩的妙 龄女郎,那女郎见他张开眼睛,惊叫了一声,转身叫道∶「大姊,大姊,他醒了,」 
  俊虎翻身坐了起来,正好瞧见门口走进一位中年女人,不不不,装扮是像中 年女人,但是面貌却似只有双十年华,令人怀疑他的真实年龄,到底几何,「你 醒啦,太好了,你昏迷了这许多天,终於醒了,你要是再不醒,我们可要累坏了, 天天伺候你可真累死人了,尤其是梅兰竹菊四姊妹,天天伺候你,洗澡,更衣, 喂饭,可真是辛苦她们了」
 
  俊虎听她说了一大串,可是仍然摸不著头绪,隐约只记得,入谷时似乎和一 个女人有过一番云雨,至於之後发生了什么事,他为何会在这里,这里是否是万 花谷他一点也不知道,他等到她说完话,问道∶「这里是哪里,我怎么会在这里, 你们是谁,我昏迷多久了,」「哎呀,慢慢来,一次问一个问题嘛,叫人家怎么 一次回答那么多问题呀,」「对不住,我太急了,」俊虎说,「好吧,首先,我 叫做「花姨」,她是「竹剑」,这里嘛,就是「万花谷」啦,你在咱们「梅剑」 闺房,算算也昏睡了七天了」
 
  「至於你为什么会在这里,我到要问你了,你是怎么能通过谷口的「万花迷 魂阵」的,老实说来,不要说谎,小心我杀了你」花姨威胁的说,「我是万花剑 的义子,张氏是我义母,我能通过「万花迷魂阵」自然是我义母教我的,可是。。。」
 俊虎还没说完花姨又道∶「哦,原来是自己人呀,难怪你能进来,可是你没事跑 这儿来做什么呢,还有,你既然能入谷,为何会昏倒在我们万花楼的门口呢,难 道你不会敲门吗」
 
  「唉,一言难尽呀,简单的说,就是我们风云山庄被毁灭了,义父命我来此 求艺,好找出仇人,报仇血恨,并重建山庄,至於我为什么昏倒在万花楼门口, 老实说,我自己也不清楚,我只记得,我似乎走出了迷魂阵,遇到了一个人,之 後就不知道了」
 
  花姨道∶「嗯,最近我也觉得很奇怪,谷中似乎有外人潜伏,偏偏谷主外出 云游快活去了,真不知该如何是好,」
 
  花姨显得很担忧,眼睛盯著窗外不知想些什么,俊虎道∶「谷主不在,那我 该怎么办呢,我能留在这里学艺吗,」花姨道∶「你留下来倒不是问题,我想谷 主也会跟我一样让你留下来的,只是。。。」
 
  俊虎急道∶「只是什么,」花姨道∶「别急,只是不知道谷主何时会归来, 再由谷主教你本门神功,我怕我们这些人的功力不够,误了你的大事」
 
  俊虎听完此言,心中感到微微失望,「啊,有了,」花姨喜道∶「我记得, 本门神功是录在一本「万花秘录」中,谷主曾经交代我们要好好看守,我把书本 拿给你研习,那就没问题了,」俊虎喜道∶「太好了,那我就可以留下来了,」 花姨道∶「没错,你再好好休息一天,明天早上我再开始传你功夫,竹剑,走吧, 让万公子好好休息吧」
 
  竹剑道∶「是,」转身跟著花姨走了出去,把房门关了起来。
 
                (Ⅱ)
 
  第二天很快的就来到了,花姨如言把俊虎叫到「冰火洞」,开始教他功夫 
  「万公子,我先把本门神功的精神告诉你,本门神功的威力,其实不在肉眼 可见的功夫招式,而是在於内力的养成与运使,有了无与伦比的内力,加上运用 自如的能力,那又有什么功夫不能使,而且用起来要比诸其他人更加有威力,同 样一掌,别人只能令你疼痛,而你的一掌却能摧筋断骨,要了他的老命。」 
  俊虎道∶「我懂了,内力深厚的就像大力士,内力不足者就像小孩童,功夫 招式则是大铁锤,大力士用大铁锤自然威力惊人,小孩子玩大铁锤自然伤不了人,」 
  花姨道∶「比喻得好极了,正是这个道理,本门神功何以较诸别的们派尤有 过之,其实关键是在於「羞耻心」,」俊虎道∶「羞耻心?」花姨道∶「是的! 因为本门神功,乃源自密宗欢喜佛所传下来的「双修密法」,再经谷主的多年研 修,改进而来,成为「凌波仙术」,」俊虎道∶「「双修密法」是什么?」 
  花姨道∶「「双修密法」就是男女在交合时,两人同时修习的密法,两人都 可获得绝大的助益,所谓和「羞耻心」有关就是导因於此,因为一般人,尤其是 女人,哪好意思和很多男人「双修」呢?而本门神功却要求与愈多人修愈好,功 力的增进才快,因此为正道中人所不取,而你,我想这一点不是问题啦,」 
  俊虎心里偷笑道∶「嘻,这一味最适合我了,」花姨续道∶「我先把总纲念 与你听,你仔细听著,天下万物皆分阴阳,太极生阴阳,阴阳生万物,阴阳调和, 万物成焉,人身亦不乎阴阳,男属阳女属阴,阴阳调和,万气生焉,万气勃发则 神功自成,」花姨见俊虎兴致勃勃续道∶「不过要练此神功也有一点难处,就是。。。」
 
  俊虎急道∶「什么难处?」花姨道∶「就是练的男人「本钱」要足够,若是 不足者妄练,则不但无益反之有大害,不可不甚,」说著说著,双眼便在俊虎的 跨间瞄来瞄去,俊虎知道花姨在想什么,毫不犹豫的褪下裤子,露出他那粗,的 阳具,花姨的眼睛陡然一亮,眼光直盯著俊虎的巨枪,好一会儿才又说道∶「本 钱你是有了一半,另一。。。」俊虎又急了∶「一半,」他是一向非常自豪於自 己的小弟弟的大小,形状,可是花姨居然说只有一半,花姨道∶「是的,一半, 另一半要试过了才知道,我们现在就来试一试吧,」说著便走向俊虎。
 
  来到俊虎面前,花姨伸手扶起俊虎的阳具,蹲下来,嘴一张,便含著俊虎的 巨枪,用力吸吮起来,这花姨的嘴功真不是盖的,俊虎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,迅 速的升起,直冲脑门,俊虎很快就到了他的极限,一股热浓的精液,直射入花姨 的喉咙深处,花姨的口直到俊虎射出最後一滴精液,才离开他那仍然挺立的阳碰, 笑著说∶「看来你的本钱还不够喔,没关系,我们会给你好好训练一番,不用担 心。」
 
  俊虎羞涩的道∶「是是是,我一定会虚心学习的,希望能早日修习神功,」 花姨道∶「好,从今天起你就住在这个冰火洞,好好培养你的本钱吧,我会叫「 梅兰竹菊」在这里陪你练功,他们会告诉你该怎么练的,」俊虎道∶「是」 
  花姨转身走了出去,留下俊虎一个人,俊虎送走了花姨,才认真的打量这个 「冰火洞」,洞本身并不大,洞口有一块扁平树立的大石头,就像屏风一般,挡 住内外的视线,洞的中央有一座石床,靠里面的石壁上,有两道不小的泉水,激 射而汇聚於底下的水池,这池水不见流出的水流,却也不见它涨过水池,想是另 有出水口俊虎看了半天看不出个所以然,又站了这许久,便想坐到床上休息,哪 知刚一屁股坐了下去,立刻跳了起来,这床竟然会热得烫人。
 
  俊虎这才又仔细的查看这张床,俊虎运气於手掌,自然不怕这点温度,伸手 便要试一试这床,然而,这次却更让他意外,手上传来的却是如冰的冰冷,「嘻, 甭试了,」梅剑不知何时走了进来,笑著说∶「这床可是本谷至宝「玄冰烈火床」, 它会在瞬息间,由至冷变成至热,冷热交替不定,这床就是你的第一件功课了,」 「哦,第一件功课,」「是呀,你要先能在这上面睡上一个月才算通过,」「哇, 你开什么玩笑,光是一种冷或热就受不了了,更何况是忽冷忽热,你真是爱说笑, 你自己上去试试,」「谁有空跟你开玩笑啊,这才是基本功而已呢,以後才难呢, 你马上给我上去躺好,不然拉倒,立刻出谷去」
 
  俊虎听到出谷两字,心中一凛,不敢玩笑,运起全身内力护住全身,缓缓的 爬上床,躺了下去,「这才对嘛,」梅剑笑著说∶「你躺在上面有两种作用,一 是让你能忍受忽冷忽热,至冷至热的变化,二是让你体内的真气阴阳兼备,加速 内力的锻链,所以你要乖乖的躺好,尽量忍著点,」「是-是。。。」原来此时 床正是处於至冷的状况,俊虎冷的直打哆嗦,「哇,——-」俊虎突然一声惨叫, 原来床又转为至热了,才刚有点适应冰冷的他,皮肤又接触到这原本就会烫人的 温度,那种烫的感觉更胜於原本的温度,俊虎感觉自己的皮肤都要烧焦了,「喂, 你鬼叫什么啊,你现在还穿著衣服耶,以後可是要脱光了躺呦,现在这样就受不 了,那还练什么,」「是,是,我不叫不叫,」俊虎还真怕她们会赶他走,「嗯, 这才像话」
 
    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 
 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,俊虎日夜不停认真练功,由於有「玄冰烈火床」的辅 助,俊虎的功力突飞猛进,并且全身已不再畏惧床的冷热聚变,这天,梅剑陪同 兰剑一起来到这「冰火洞」,梅剑道∶「嗯,第一课总算上完了,从今天起,就 可以继续上第二课喽,」兰剑道∶「还记得一个月前,花姨说,你只有一半的「 本钱」吗,」俊虎羞赧道∶「记得,」兰剑道∶「从第二课起,就是要培养另一 半「本钱」了,」俊虎道∶「是,请快点开始吧,」俊虎对这件事还真有点急, 梅剑道∶「快,待会儿可不要哀哀叫,」兰剑道∶「你可曾注意过,床中间有个 洞」
 
  俊虎道∶「是,不知有和用途,」俊虎其实早就注意到那个洞了,可是一直 猜不透到底有何用途,兰剑道∶「第二课就要利用这个洞了,」俊虎道∶「哦, 怎么用,」兰剑道∶「就是把你的那话儿放到里面,如同上次一样,一个月,」 俊虎怀疑道∶「行吗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,」俊虎现在虽然不再怕「玄冰烈火 床」的冷热,但是那话儿可比其他地方娇嫩脆弱多了,他可不敢轻易尝试。 
  兰剑道∶「行的,只要你把对抗冷热的本事,全力集中就可以了,当然,一 开始会比较苦,但是,这是修炼神功的必备基础,你一定要熬过去,」俊虎虽然 半信半疑,但是仍然缓缓把那话儿放了进去,当然,俊虎运起全身功力护著那话 儿,他可不希望那话儿受到一丁点伤,果然,「玄冰烈火床」的冷热变化是伤不 了那话儿,但是那话儿在阵阵冷热交替中,却逐渐坚硬,膨胀起来。
 
  兰剑道∶「这就是所谓的「金冷法」,他可以使你的小弟弟,更坚挺,更有 耐力,并散发出无与伦比的热度,你的小弟弟,必须能够承受至冷至热的考验, 并且要有足够的耐力,才有资格修习本门神功,否则,必定是——精散而亡,此 点至为重要,可不知,」俊虎道∶「原来如此,」虽然俊虎仍有些许怀疑,但是 也没有其他方法,只有任她们摆布了,俊虎便在这种心情下,继续他的练功课程, 
  一个月,说长不长,俊虎因为心无旁骛,专心练功,在不知不觉中很快就过 去了,俊虎除了功力继续增进以外,他自己隐隐感觉到,那话儿的硬度,热度, 大小,似乎都增进了,尤其是当他运气集中在那话儿,对抗「玄冰烈火床」的忽 冷忽热时,变化更是明显,简直像是烧热的铁杵似的,又硬又热,这天,梅兰竹 菊四剑婢一同来到这「冰火洞」,梅剑手上拿著一箱木箱,不知装的是什么东西, 兰剑则是拿了两个瓶子,一瓶似乎是蜂蜜,另一瓶却看不出是什么,而竹剑和菊 剑则是一起推著一个斜台,一直推到他面前,兰剑道∶「一个月又到了,我们该 进行下一课了,你准备好了吗,」俊虎道∶「是的,下一课是什么呢,」梅剑道 ∶「你先乖乖的躺到台子上,手脚张开」
 
  俊虎闻言,便依言躺到台子上,张开手脚,四剑婢靠上来,每人或抓手或抓 脚,俊虎正纳闷,她们到底要做什么时,忽然,不知他们从哪里按了机关,俊虎 的四肢手脚都被一道铁T锁住,俊虎叫道∶「喂,你们做什么,放开我,」 
  梅剑道∶「放开,哪有这么容易,放开你下一课就不用上了,那就没什么好 玩的了,」说完还露出一副很诡异的笑容,俊虎看见梅剑诡异的笑容,不敢再问 她,转头看兰剑,他知道,兰剑一向比较温柔和善,希望兰剑能告诉他,这是怎 么一回事,兰剑微笑道∶「你别怕,我们不会害你的,这是为下一课所作的准备, 因为怕你受不了,乱抓乱骚,所以把你铐住,」兰剑提起那瓶蜂蜜,竹剑却一把 抢过去,说道∶「这事儿,让我来就好,」竹剑打开蜂蜜,倒出一些在手上,伸 手就抓起俊虎的小弟弟,手一上一下的套弄起来,俊虎的阳具便整个被涂满蜂蜜, 阳具受到刺激,自然而然的抬起头来,梅剑看竹剑玩个没完,不耐烦的说∶「喂! 你好了没呀!玩个没完没了的,还上什么课」
 
  竹剑很不甘心的放开手,说道∶「好嘛!该你了!」梅剑道∶「这还差不多,」 拿起刚才她所抱进来的木箱,对俊虎又诡异的笑一笑,说道∶「你可别鬼叫鬼叫 的喔!」俊虎才刚要说,他不会鬼叫的时候,梅剑已经打开木箱,一股脑的倒在 俊虎的那话儿上,俊虎还搞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,便已经受不了的大叫出来,「 哇,那是什么东西啊。。。哇。。。是。。是蚂蚁。。。哇————」
 
  一大群的蚂蚁,在俊虎的小弟弟上,恣意的游走,而且还不时,咬著俊虎的 阳具,俊虎感觉一阵阵又麻,又痒,又痛的刺激,直冲脑门,他把对抗冷热的本 事拿出来,运气想要减轻刺激,可是一点用也没有,蚂蚁根本不受影响,仍然恣 意肆虐,梅剑在一旁看的眉开眼笑,兰剑,竹剑看俊虎这么叫,觉得有些不忍, 而菊剑则是害羞的躲在其他人後面,根本不敢看,「哇~~~快拿走啦——啊— —我受不了了啦。。。」
 
  梅剑还觉得不够,不断把蚂蚁挑到那话儿上面,玩得可开心了,兰剑柔声道 ∶「你忍一忍,这就是这一次的功课了,等到蚂蚁吃完蜂蜜,再帮你涂上这一瓶, 本谷这特制的秘方,你的本钱很快就会突飞猛进的,」俊虎哀声道∶「可是实在 受不了了,啊,~~~」
 
  兰剑续道∶「忍一忍嘛,这瓶丹药叫「炼金方」,包含了蝶翼上的磷粉,山 椒,细辛,狗胆汁,蛇床子,鹿茸等,可以使你的那话儿,更加威猛,耐力更好, 成为金枪不倒,这一课完了之後,就可以正式练神功了,你一定要忍住,」俊虎 认真听兰剑说话,反而感觉那话儿不再觉得那么刺激,心里道∶「原来把注意力 分散,不要专心於那话儿的感觉,就不会那么刺激了,」心中想到就做,便开始 和梅兰竹菊聊起天来,聊到高兴处,几乎都忘了那话儿的传来的刺激了,过了小 半天,终於蚂蚁把蜂蜜吃完了,兰剑刚想要拿起「炼金方」涂抹那话儿,竹剑又 是一把抢过,抢著涂俊虎的那话儿,俊虎心中偷笑道∶「这小妮子,平常就爱玩 我的小弟弟,有事没事就偷抓我一把,现在有机会光明正大的玩,当然不会放过, 哼!要是这个梅剑,我才不给擦,平常没事就爱整我,有机会一定要报仇,」俊 虎转头看到菊剑躲在兰剑身後,又想道∶「菊剑最害羞了,平常看都不敢正眼看 我,要是让他来擦药,那可好玩了,不过给兰剑涂药,大概也不错,他对我又温 柔又体贴,好像妈妈一样照顾我,无微不至,嗯。。。」「哇,竹剑你干嘛,痛 啊」
 
  原来,竹剑看俊虎心不在焉,便调皮的用力抓了一把,俊虎当场就痛得较了 起来,竹剑道∶「谁叫你心不在焉,胡思乱想,」俊虎抗议道∶「我胡思乱想你 又知道了,」竹剑道∶「看看你的贼眼,在我们姊妹身上乱飘,就知道没安啥好 心眼,」俊虎虚心的反击道∶「胡说八道,不理你了,」俊虎刚才确实有在幻想, 和四姊妹上床的滋味,因此,也是有点心虚,讲话都没那么大声了,兰剑道∶「 不要胡思乱想,我知道你想什么,别急,等你要开始练神功时,就有机会了,我 们走吧,」前面和俊虎讲完,接著後面是跟梅竹菊剑讲,转身四个人就走了, 
  俊虎大叫∶「喂,你们还没把我松开呀,喂——-」竹剑头也不回的说∶「 还不能放,待会儿你就知道了,」说完,四人已经消失在石屏风外了,俊虎低头 看著涂满丹药的阳具,觉得实在是很可笑,正想笑时,突然感觉小弟弟跳了一下, 可是眼睛看著它,它并没有一丁点变化,接著而来的是更大,更多,更密集的跳 动,然後又是阵阵的麻痒,愈来愈厉害的刺激,俊虎可是痒到心里去了,偏偏手 脚又被困住,俊虎这才知道,为何她们不放开他了,因为要是放开他的话,他一 定会把小弟弟抓烂的,俊虎忍不住又要开始大叫,大骂了,可是,四剑婢早就不 知躲到哪儿去了,骂又怎么骂得到呢,这丹药的功效,足足持续了两三个时辰, 俊虎早就不成人形了,他心中暗骂梅兰竹菊,也不知骂过多少回了,终於她们四 人又回来了。
 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21-10-26更新.